中信建投曾给"商界木兰"融资?公司澄清!骗局"网"住几多金融机构

财经新闻 2019-07-11 22:0055

  承兴国际实控人罗静因涉嫌欺骗财被捕一事,是近期成本市场的“黑天鹅事件”。

  诺亚财产踩雷承兴国际一事,成为近期成本市场连环踩雷的导火索,多家金融机构深陷个中,更有非银机构遭遇声誉风险而紧张澄清。

  此次卷入诺亚踩雷风浪的包括多家书托公司,云南信托方面已经报警,今朝正在期待警方观测功效。

  中信建投(行情601066,诊股)证券因在2015年罗静收购奕达国际事项中向其提供了7亿融资,克日被舆论多有揣摩。10日晚间,中信建投紧张澄清,称中信建投国际当年为China Base GroupLimited提供了约7亿港元收购融资额度,实际利用约5亿港元。今朝,China Base GroupLimited的收购融资已于2016年全部还清,今朝与中信建投国际无存续的融资业务及其他业务。

  黑天鹅事件对成本市场造成影响。诺亚财产美股股价从8日起一连下跌,当天跌幅就超20%,10日开盘不敷两小时,下跌3.56%,8日至今跌幅达24.89%;中信建投A股、港股股价表示相对不变;承兴国际控股股价5日当天大跌80%,近几日接连阴跌,至10日共计股价下跌87.36%,报收0.58港币一股。

  中信建投紧张澄清

  跟着承兴国际控股和博信股份(行情600083,诊股)实际节制人被捕,一场经心设计的骗局已经“网”住了多家金融机构。数家券商受到承兴国际实际节制人罗静被捕一事的波及,除了真金白银损失,尚有机构遭遇声誉风险。

  遭遇声誉风险的机构是中信建投。近两日,多家自媒体宣布文章起底承兴国际首创人罗静,从1996年开办承兴国际,初期毫无起色,至2015年收购奕达国际后,走上“发家”之路。而中信建投证券在罗静2015年提倡的收购中饰演了重要的脚色——向其提供7亿港元融资。

  当年,罗静通过一家注册在英属童贞群岛的公司公布收购香港上市公司奕达国际(2662,HK)74.35%的股权,每股0.7435港元,总价5.35亿港元。

  在当年China Base GroupLimited购置奕达国际股权的《连系通告》中显示,中信建投国际接受这起收购的财政参谋之一,同时在这起收购中还接受债权人的脚色。罗静从中信建投证券贷款融资合计约7亿港元。与之相对应的是,罗静最初为这起收购只付出了2000万港元作为定金。

  收购奕达国际后,该公司更名承兴国际,后者乐成借壳上市。中信建投为何要为罗静这起生意业务融资7亿?此刻这笔融资还清了吗?

  10日晚间,中信建投紧张宣布澄清通告称,2015年,中信建投国际为China Base Group Limited接受收购方财政参谋,收购香港上市公司Fittec(奕达国际团体有限公司),该笔生意业务于2016年完成。

  中信建投国际为China Base GroupLimited提供了约7亿港元收购融资额度,实际利用约5亿港元;China Base GroupLimited向中信建投国际提供了股权及约2亿港元现金作为抵押品。

  China Base GroupLimited的收购融资已于2016年全部还清,今朝与中信建投国际无存续的融资业务及其他业务。

  这些信托公司啥环境?

  据相识,此次被卷入诺亚踩雷风浪的包括多家书托公司,好比云南信托、光大信托、陕国投和中江信托。

  资料显示,云南信托此前在2018年8月3日发售一款云涌1号荟萃伙金信托打算,产物局限5000万元,期限12个月,停止今朝还未到期。

  据相识,该信托打算的资金主要是用于购置广州承兴营销打点有限公司持有的电商龙头(包罗但不限于京东、苏宁等)作为付款方的应收账款,购置价值凭据应收账款金额的 80%计较,信托存续期内可以轮回购置基本应收账款。

  在信托打算中,第一还款来历是苏宁易购(行情002024,诊股)的还款资金用于抵扣回购价款;第二还款来历是承兴国际的实控人,也是该项目标包管人罗静提供连带责任包管,若广州承兴的回购资金不敷以包围信托本金及融资本钱,则由罗静还款。

  “云南信托也已经报警,并同步举办保全资产,今朝期待警方的观测功效。”云南信托相关人士暗示。

  中国信登信息显示,涉及广州承兴的信托产物涉及4个,包罗3个光大信托产物和1个陕国投产物,光大信托产物为:“光大信托-广州承兴39号应收账款荟萃伙金信托打算”、“光大信托-广州承兴37号应收账款荟萃伙金信托打算”、“光大信托-广州承兴34号应收账款荟萃伙金信托打算”,首次挂号日期为2018年3月至4月,存续期限别离为17.8个月、5.9个月和6个月。

  而陕国投则有一个“陕国投·国盛资管广州承兴信托贷款荟萃伙金信托打算”,公示日期为2017年12月4日,存续期24个月,即该产物尚未到期。

  不外,据相识,该产物为陕国投的一个通道产物,金额约1000万,今朝资金方拟提前竣事该产物。

  而中江信托 “金鹤128号苏宁云商投资荟萃伙金信托打算”也曾为广州承兴融资2亿元,还款来历亦是广州承兴对苏宁云商团体股份有限公司的应收债权,不外这项信托打算在2017年已经到期,因此免于被诺亚踩雷波及。

  诺亚财产踩雷事件成为导火索

  诺亚财产踩雷承兴国际被曝光一事,使得承兴国际实控人骗财骗风浪备受市场存眷。诺亚财产8日开盘前通告,旗下上海歌斐资产打点公司的信贷基金为承兴国际控股(Camsing International Holding Limited)相关第三方公司提供供给链融资,总金额34亿元人民币。

  承兴国际控股和博信股份的实际节制人罗静近期因涉嫌欺骗财勾当被中国警方刑事拘留。据果真信息,7月5日午间,博信股份通告称,江苏博信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于2019年7月5日收到《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拘留证》获悉,公司实际节制人兼董事长罗静,董事兼财政总监姜绍阳别离于2019年6月20日、2019年6月25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罗静亦是承兴国际首创人,而姜绍阳则是承兴国际的高管。

  有动静称,罗静以大量应收账款向金融机构质押,刊行信托产物融资,但今朝资金链断裂,被金融机构以经济骗财骗案报案抓捕。

  从财政指标来看,承兴国际2018年中报的净资产局限仅为5.1亿元,而博信股份的净资产仅为三千多万。显然,要想应对34亿的资金局限照旧存在必然难度。

  今朝,不只诺亚财产受到波及,包罗云南信托、湘财证券等多家金融机构或者也被拖累。诺亚财产美股从8日起一连下跌,10日开盘不敷两小时,跌幅3.56%,8日至今跌幅达24.89%。中信建投A股及港股表示较为不变。

  7月5日当天,博信股份股价下跌9.97%,不外近几日股价回升,至10日收盘,克日涨幅达5.57%;承兴国际控股股价5日当天大跌80%,近几日接连阴跌,至10日共计股价下跌87.36%,报收0.58港币。

Copyright © 2002-2018 奇点在线新闻 版权所有 备案号:

联系QQ: 邮箱地址: